剖析債務資產重組中的難題

59號文第六條要求公司債務資產重組確定的應繳稅收入額占該公司當初應繳稅收入額50%之上可挑選獨特性稅收解決,這兒的“債務重組費用確定的個人所得”是不是含財產出讓個人所得?

59號文第四條第2項第1、3點明文規定:“公司債務資產重組,有關買賣應按下列要求解決:
(1)並以貸幣財產償還債務,理應溶解為出讓有關非貨幣性資產、按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性房地產償還債務二項業務流程,確定有關財產的個人所得或損害;

(2)債務人理應依照付款的債務償還額小於債務計稅依據的差值,確定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
從此條的描述看來,針對非貸幣財產償還債務需區別財產出讓個人所得和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二種種類,說明這一個人所得(損害)與原文中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損害)在稅款上存有差別,因而小編覺得不適合隨便開展擴大講解。

與此同時,59號文第六條明文規定了公司債務資產重組確定的應繳稅收入額占該公司當初應繳稅收入額50%之上,才能夠享有延遞5年繳稅的特殊政策。留意,文檔寫的是“公司債務資產重組確定的應繳稅收入額”,並不是“公司在債務資產重組中確定的應繳稅收入額”。這也就代表著,在非貸幣財產償還債務的債務資產重組中,僅有債務人債務妥協那一部分確定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能夠享有延遞5年繳稅的特殊政策,非貸幣財產視同銷售確定的個人所得或損害沒有這一稅款工資待遇。

【例】:A企業欠B企業1000萬餘元,將自身計稅依據為500萬餘元,投資性房地產為800萬餘元的財產用以償還債務。在該買賣中完成個人所得500萬餘元,在其中財產出讓個人所得300萬,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200萬,在預估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是不是占應繳稅收入額50%時理應依照200萬測算。

59號文第六條要求的50%到底是“股份付款一部分相匹配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佔有率”或是“所有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佔有率”?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就是指每一次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或是指當初產生的所有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

【例】A公司於2019年1月向乙公司購買A產品價稅合計為1000萬餘元。合同條款,A公司須於2019年5月1日向乙公司支付貨款。同年同月,A公司又向丙公司購買產品B產品,價稅合計為2000萬餘元。合同書承諾,A公司須於2019年5月20日向丙支付貨款。

可是,A公司發生了會計艱難,不可以按期履行合同。A公司先與乙公司承諾開展債務資產重組,drp 債務舒緩計劃協議書承諾:A公司以現錢300萬餘元,與此同時以擁有的帳面價值價格600萬餘元的股份累計900萬餘元償還債務。後又與丙公司簽署債務資產重組協議書,承諾:A公司以現錢500萬餘元,與此同時以擁有的帳面價值價格1200萬餘元的股份累計1700萬餘元償還債務。倘若A公司所開展的2次債務資產重組均具備有效的商業服務目地,且不因降低、免去或是延遲交納稅金為關鍵目地,A公司2019年所有應繳稅收入額為500萬餘元。

在預估明確A公司2019年應申請的應繳稅收入額時,操作實務中有三種見解:

第一種見解:甲托欠乙的債務總金額為1000萬餘元,累計償還900萬餘元,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為100萬餘元。甲托欠丙的債務總金額為2000萬餘元,累計償還1700萬餘元,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為300萬餘元。因此,甲因債務資產重組得到的收入額累計為400萬餘元(100+300),占2019年甲所有應繳稅收入額500萬餘元的80%,超過50%。依照59號文第六條第一項要求,能夠在5個繳稅本年度的期內內,勻稱記入各本年度的應繳稅收入額。甲2019年理應申請交納所得稅的應繳稅收入額為180萬餘元(500-400+400÷5),理應交納所得稅45萬餘元(180×25%)。

第二種見解:甲與乙開展債務資產重組得到個人所得為100萬餘元,但與股份付款相匹配的個人所得為66.67萬餘元(100×600/900),占年應繳稅收入額的比例為13.33%(66.67÷500×100%),小於50%的占比。因此,甲與乙的債務資產重組不可以可用獨特稅收解決。與此同時,甲與丙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為300萬餘元,可是與股份付款相對性應的個人所得為211.76萬餘元(300×1200/1700),在全年度應繳稅收入額中的比例為42.4%(211.76÷500×100%),也小於50%。因而甲與丙的債務資產重組也不可以可用獨特稅收解決。因59號文第六條第一項中要求將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均值平攤到5個繳稅本年度內的前提條件是對於債務資產重組中股份付款一部分可用,因此甲理應就所有應繳稅收入額500萬餘元交納所得稅,應交納所得稅為125萬餘元(500×25%)。

第三種見解:59號文仍未注重公司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是每一次債務資產重組所確定的個人所得,因此理應就是指公司當初產生的所有債務資產重組所確定的個人所得,但該是與付款股份相對性應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而不包括股份之外的別的財產開展債務資產重組所確定的個人所得。本例中,甲2019年因付款股份而得到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為278.43萬餘元(66.67+211.76),占當初應繳稅收入額的比例為55.7%(278.43÷500×100%),超過50%,因而可將債務資產重組因其付款股份而得到的個人所得溶解到5年之內測算交納企業所得稅。2019年理應平攤的應繳稅收入額為55.69萬餘元(278.43÷5),公司理應申請交納應繳稅收入額為277.26萬餘元(500-278.43+55.69),應交納所得稅69.32萬餘元。

第一種見解測算公司全年度債務資產重組50%占比的方式是恰當的,但不該是所有個人所得400萬余元平攤,而應該是股份付款這一部分相匹配的個人所得即278.43萬餘元。第二種見解按單項工程資產重組中的股份付款比例計算,而不是按所有資產重組業務流程歸納個人所得測算占比,都不精確。第三種見解測算時,只考慮到因付款股份相匹配的個人所得278.43萬餘元所占占比,與第二種一樣,並不是考慮到公司所有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400萬餘元佔有率。

大家覺得,在預估50%占比時,理應採用股份付款和非股份付款總的債務資產重組收入額開展測算,即在分辨是不是能夠可用獨特性稅收解決時,理應選用“總金額”的見解。分辨完假如可用獨特性稅收解決以後,再就股份付款一部分相匹配的債務資產重組個人所得依照5年均值平攤。本例中,A公司因債務資產重組得到的收入額400萬餘元,占2009年A公司所有應繳稅收入額500萬餘元的80%,超出50%。但400萬資產重組個人所得中,股份付款一部分相匹配的個人所得為278.43萬餘元(66.67+211.76),應將278.43萬餘元按5年均值平攤到各本年度。假如在2次債務資產重組中,A公司不可以與在其中一方獲得一致性稅收處理決定,則這一單項工程資產重組不可以開展獨特性稅收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