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像日常生活一樣普通

一項有關電子商務平臺「情趣用品」的銷售量資料資訊顯示資訊:這2年,女士情趣用品的銷售量儘管激增,但在其中65%的消費者是男士,換句話說,是由男士買給女士的。許多 情況下,女士是在男士的「正確引導」下,剛開始應用情趣用品。因為「性」的秘密和私人性,許多 情況下大夥兒不大好含意把它宣之於口,但不意味著大夥兒不容易從容享有它。

女士應用情趣用品、看AV,早就並不是一個冷門喜好。前不久跟大夥兒聊情趣用品的話題討論時,也有女孩吐槽:「努力一定有高潮迭起,靠男生倒是不一定有。親自動手,天下我有。」她是那類會積極找方式、專用工具來好好愛自己的女孩。

今日,就跟大夥兒共用一下,此外一百個像她一樣的女孩應用情趣用品的感受。

情趣用品銷售量激增,女士早已更有衝動了沒有?

前不久,我看了一篇《三聯生活週刊》的有關情趣用品的報導,裡邊許多 有關情趣用品的資料資訊很有趣,例如:“13年情趣用品電子商務買賣經營規模為19.五億元,三年後買賣經營規模做到了102.一億元,整整的翻了五倍。”天貓商城在2017年中的一份彙報也強調,振動棒在2017年的銷售量和2016年對比,增長速度達51倍。

這在其中,女士情趣用品消費暴發又特別是在顯著。

例如,情趣用品電子商務之一的春水堂在2003年剛創建時,男女情趣商品的占比是八二開,如今恰好反了回來,女士情趣用品占到80%。

文章內容那麼評價道:
“女士情趣用品既具備消費理念升級的經濟收益,也最能體現女士要敢認清衝動的情感需求。”

女士更有衝動了沒有?

從之上資料資訊看來,好像是那樣的;但實際上,現實狀況卻繁雜得多。例如,在情趣用品電子商務“春水堂”發佈的資料資訊中,2015年,65%的情趣用品消費者全是男士,換句話說,儘管使用人為女士,但絕大部分是由男士來進行提交訂單。據《2017中國線上成人用品消費趨勢報告》強調,以歐州銷售市場來參照,那邊的女士顧客佔有率貼近70%。

中國女士銷售市場被壓抑感,擁有 極大的發掘室內空間

從這種資料資訊中,我們可以獲得的結果是:大家針對情趣用品的要求增加了,但並不等於這類要求是女士獨立衝動造成的,許多 情況下,女士應用情趣用品是由男士正確引導、或是相互配合而造成的。換句話說而言,許多 情況下,女士的衝動,必須一個“勾起者”或“啟蒙者”,而“勾起者”和“啟蒙者”,通常是男士。

現實生活中是哪些的呢?

帶著這一疑惑,我做了一份調查問卷,向100好幾個應用過女士情趣用品的女士提出問題,有關女士肉欲的體會和感受。

百名女孩兒,共用了他們的肉欲感受

問卷調查一開始明確提出了兩個單選題。第一個是,你的第一個情趣用品是哪裡來的?第二是,一般怎麼使用?平常是自身玩,還是和愛人玩?問這兩個難題的緣故是,它可以很形象化地顯示資訊出哪位元女士肉欲中的實施者。

有100多名盆友填好了大家的問卷調查。在其中,65%的女孩兒表明,她的第一個情趣用品,是自身買的,21%為愛人贈予。而在應用方法中,79%的女士選擇自己玩,20%和愛人玩。從這兩個資料看來,調查問卷中的女士,還是“自力更生”占多數。換句話說,是自身獨立地挖掘衝動,獨自一人進行性愉快。

接下去,調查問卷了女士們應用情趣用品的頻率。在其中,81%的女士表明他們沒有固定不動的應用頻率,勁頭來啦就來一發;而有14%上下的盆友,表明最少每一個禮拜都是會應用一次。

此外,在問卷調查中還問了一些開放性問題。在其中一個是,感受過性感覺後,你得到 了哪些新的感受/體會?這個問題的回應要我一些驚訝。由於非常一部分的女士,在情趣用品的應用感受中,提及小玩具的很好用的多功能性:“迅速高潮迭起,很高效率,或是很緩解壓力、用完後會睡得非常好。”從這種多功能性的敘述看來,好像針對女士而言,手淫這件事情,並不是像有時候要出來吃一頓高級美食一樣,是一種高過日常生活的裝點,只是化為了日常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確實,在下一個難題“針對女士而言,‘性’代表著哪些”中,許多 女孩的回應是基本上一模一樣的——像吃飯睡覺一樣一切正常。也有一些女士,表明情趣用品為他們打開了新天地的大門口。例如,“高潮迭起竟然能夠每一次都是有”、也有些人說“性是能夠自力更生的”、“對自身的人體部位更為掌握”這些。

而被問起喜愛哪些的小黃片時,獲得的回應也比較豐富:唯美意境爛漫的、BDSM、多的人,男同、女人。一些女士早已對自身的口感擁有 十分清楚的認知能力,例如有女生說喜愛“後背姿勢許多 的”“介面不轉換的若隱若現系”或是“目光很A的肌肉型男”。從這種關鍵點中能夠看得出,許多 女士針對自身的性探尋早已擁有許多 工作經驗了。

從這100位女士的問卷調查問答中,我們可以小小的地一瞥這種女士的性格觀,可以說,他們非常大一部分都對自身的衝動都擁有 非常強的管理權和操控權。他們認識自己的衝動,瞭解哪些的小黃書或小黃片能讓他們覺得有勁頭,他們掌握怎麼讓自身愉快,而且因為情趣用品的出現,他們能非常好地去應對衝動,宣洩衝動,像吃飯睡覺一樣應對自身的生理需求。

那麼看來,大家很有可能會覺得,哇,各位好!對外開放。但大家必須留意的是,這一100好幾個資料資訊的來源於,主要是豆瓣網,和一些女權主義微信聊天群內的散播。因此 ,它的樣版拘泥於對女性話題和利益有一定掌握的社群行銷,不能反映我國全部女士人群的感受。接下去,我們一起實際聊一聊,女性欲望古代歷史的外貌。

女士的性,幾乎全是被壓抑感和被汙名化

自己在一個較為傳統的自然環境中長大了。普通高中的情況下,在女孩的洗手間裡,經常聽見全班學生的xxx非處女的八卦,且常見的一個詞是“被上了”;除此之外,還常常聽聞“女孩兒不必隨便拿出自身的第一次,要不然大夥兒會感覺你很隨意”那樣的話。當大家說“女性四十如虎”時,一直摻雜著尖酸刻薄的諷刺。“傳統”還代表著,性經歷是男士們的顯擺資產,也是女士始終不能說的密秘。可以說,女士的性,自小就被抑制且被汙名化。

一方面,沒有性經歷的女士被捧為貞潔聖女,另一方面,有數次性經歷的的女士則被抵毀為“婊X”。女士的性經歷、性感受,都並不是由自身的感受為之,只是由男權社會所界定的。

提到女性欲望,我尤其想跟你共用一本書,叫《莎菲女士的日記》,作者是民國的著名女作家丁玲。這部撰寫在1928年,迄今早已91年了,儘管時間悠久,但你能見到,這本書的主人公,莎菲,針對性和感情的觀點,乃至比今日還超前的。

這本書是以日記的形式,敘述了莎菲對感情的體會。在隨筆中,莎菲是一個生了肺部疾病的20歲女孩,他愛上了一位馬來西亞學生淩起士;她對這名男孩子可謂是一見鍾情,第一次看到他的情況下,就愛上了他,說得再準確一點,是愛上了他的容貌。

莎菲女性第一次見他的描繪:他,這聖賢,我將怎樣去描述他的美呢?雖然,他的頎長的軀體,鮮嫩的面孔,薄薄小嘴巴,綿軟的秀髮,都足夠閃亮人的雙眼,可他卻還此外有一種說不出,捉不上的豐儀來唆使你的愛。好似,當我們我想問一下他的名字時,他是會用哪樣我想像不上的不急遽的心態遞過那只擎有個人名片的手來。我抬起頭去,呀,看見了那2個鮮紅色的,嫩膩的,深深地凹下去的嘴巴了。我可以告知人嗎;我是用一種小孩要糖塊的情緒在望著那令人的2個小玩意?但我明白在這個社會發展裡邊是不容易准予任我獲得我所要的,來考慮我的不理智,我的衝動,不管它是於人並不危害的事;所以我只能忍受著,低下頭去,默默地的去念那個人名片上的字:“淩起士,馬來西亞……”

這一段描繪,一下子就要我想起大家如今的“小鮮肉明星”,清秀,動感,並不是填滿男士氣場的那類剛健,只是一種“美”,擁有 嫩白的臉孔,嘴巴,綿軟的秀髮,也有著鮮紅色嫩膩的小星星。可以說,它是一種女士對男性的“凝望”,一種很積極的收看。女士的衝動是被激發的。莎菲是行為主體,馬來西亞男孩兒是被收看的行為主體。

往往說這部小說集是“超前的”的,是由於在中華傳統中,基本上看不見對女性欲望那麼直接而沒有抨擊的敘述。要不便是那類守身如玉的千金大小姐,她始終是害羞的、處於被動的。而對衝動積極的女士,通常會被敘述為“蕩婦”式的角色。蘇童的小說集《妻妾成群》就有一個蕩婦式角色——三太太,這一部小說集之後被張藝謀導演改寫變成影片,稱為《大紅燈籠高高掛》。

《妻妾成群》的時代特徵是上世紀20年代,和丁玲的《莎菲女士的日記》基本上是另外,但女士在這其中卻擁有 相去甚遠的外貌。《妻妾成群》講的是一個受到文化教育的美女大學生頌蓮,由於家境貧寒,迫不得已嫁來到封建社會大家族做四房太太的小故事。這一大家族的大哥,陳老爺,在娶她以前早已娶了三房太太了。

這個故事儘管是頌蓮為主人公,但要我印像最刻骨銘心的是三太太梅姍,這名三太太擁有 驚豔了時光的容貌,還十分會戲曲。在頌蓮嫁到陳府以前,她是陳老爺最受寵溺的一個媳婦,但大哥擁有年輕的妻子以後,就愈來愈冷淡她了。因此,這名三太太梅姍就要和一位醫師出軌。蘇童寫她的衝動十分精彩紛呈,他寫到,那一天頌蓮去梅姍屋子裡玩牌,這位和她出軌的醫師也在:“當大轉變時掉下一張牌之後,頌蓮低頭去撿,一下就發覺了她們的四條腿的樣子,藏在桌底的那四條腿原先緊纏在一起,分離時迅速很當然,但頌蓮是的的確確看到了。”自動麻將桌下的四條環繞著的兩腿,就這樣的一瞬間,極其精確地敘述出被壓抑感的女性欲望。她鬼鬼祟祟,可是卻在細微的關鍵點中爆發出去。

在那時候的社會發展裡,這類衝動是被懲罰的。

那時在冬季的一個大雪天,在梅姍背井離鄉前,頌蓮見到她,說:這麼大的雪,你外出?梅姍說:雪大害怕?要是能歡樂,下小刀我也要外出。梅姍要想歡樂,但最後她想歡樂的衝動變成一場不幸。她最後被陳老爺扔來到院子裡的那口深水井裡,去世了。由於書上說,“那時蕩婦的結局”。

小說集中有一幕,陳老爺跟頌蓮行房,可是陳老爺沒有勃起,便想讓頌蓮給她開展口活,頌蓮詫異,那般我不會就成狗了沒有?陳老爺見到頌蓮回絕,便說:“當婊X也要裝甜美。”由此可見,在傳統式的性行為中,女性欲望是隱型的,務必屈從男士衝動。

《妻妾成群》這部小說集,反映出男權社會下女士不一樣的存活對策。大夫人挑選了忍耐,二夫人挑選把自己變為男權社會裡的理想化人物關係,三太太挑選了逃出男尊女卑,尋覓自身的衝動,最終淒慘放棄。四夫人頌蓮擁有 自身的堅持不懈,但最終沒法在其存活下來,變成了瘋女人。對女士而言,獲得性感覺的工作能力並不是難能可貴的。

聊過這種,再返回問卷調查自身。

女性欲望到底是如何一回事兒,在現在社會,這種有衝動的女士,是莎菲女性,還是《妻妾成群》裡的三太太?

法國哲學家喬冶·巴塔耶在她的著作《色情》上說:“女性並不是更能激發肉欲,只是他們向衝動自我推薦。他們把自己變為目標,向男生具備攻擊能力的衝動自我推薦。換句話說,並不是說女人比男生更為漂亮,或是更能激發衝動。只是說,更是女士們在長期以來的收看中,明白如何把自身變為一個變為一個吸引住男士的衝動目標。”

巴塔耶的這句話,能幫助我們瞭解“女士的衝動為何被壓抑感”這一難題,在現實生活中,大家的衝動又何嘗不是被全世界的事情規訓著?大家經常可以看到男士對女士造成淫邪,而女士因為男士的肉身而“招架不住”的狀況卻較少出現,或許更是由於,大家的社會發展中,女士還不曾有積極收看男士的權利,男士也因而未接到這般規訓,不曾遭受把自己變為衝動目標的訓煉。

要我印像很刻骨銘心的是,在問卷調查中,有一位女孩兒提到“感受過快樂後,有哪些的感受和體會”時,她講:“會感覺原先性的快樂應該是那樣的,進而能能夠更好地認識自己期待從性這些方面獲得什麼,防止為了更好地男士假嗨。”

這名女孩兒得話,能夠體現了許多 女性欲望在如今的社會的境遇。

一方面,因為社會發展對男孩和女孩衝動不公平的界定,和男士在一起發生關係,並不一定能使女士感受到性感覺;另一方面,情趣用品的出現,及其女士對手淫接受程度的提升 ,讓愈來愈多的女士感受來到一種由自身產生的獨立的性感覺。

從這一視角說,能夠稱作一場性解放。

如同一個盆友說,針對女士而言,獲得性感覺的工作能力並不是難能可貴的,必須持續開啟和試著。假如說《妻妾成群》是一個時期裡女士的不幸,《莎菲女士日記》則使我們看到了社會發展新思想產生的女性欲望的概率。而在哪份給一百個女孩兒的問卷調查中,因為我看到了許多的“莎菲女性”,他們走在前面,把追求完美衝動這件事情,作為日常生活的平時。期待愈來愈多的女士,可以享有衝動產生的歡樂和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