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新家這門經商之道

道別住了2年多的慧忠北裡,昨日是在北京第四次搬新家。

此次我教乖了,立即提交訂單全過程免運送,下來五樓,上來或是五樓,技術專業的是或是交到技術專業的人去做吧,我可不可以像之前一樣硬上,為自己種下閃腰的安全隱患。

作為一名產品運營,伴隨著職責的轉變,現在我對頁面互動不會再有附加興趣愛好,大量會關注對策邏輯性,運營模式和服務平臺提供。

過去搬新家有一個困擾取決於搬新家老師傅和顧客間的踢皮球。

非常好瞭解,如同室內裝修一樣,這類非標,非專業化的業務流程,界限是特別模糊不清的;顧客總感覺老師傅事到臨頭私加錢,老師傅一肚子憋屈感覺自身幹的活遠遠地超過顧客當時的承諾。

如今的搬新家服務平臺在提交訂單收費標準上做好了規範和細緻。

不容易是簡易的搬屋價錢一口價,反而是量化分析用戶需求來即時測算花費;大致而言可以分成四塊:容積,路途,時間,精力。

容積比較好瞭解,搬新家可以用小型麵包車還可以用大貨車,裝不一樣的貨用不一樣的車有不一樣的花費。

路途也一樣,固定不動路途的起步費以後,伴隨著路途提升花費也線形提升。

工作中時間是管束駕駛員工人一天能接是多少單的限定,尤其是禮拜天搬新家的人多,讓你辦趟家多耽誤時間就很有可能少接一單;因此在承諾的時間之外,請求超時等候二次收費。

相對性繁雜也是以前最非常容易吵嘴的就在精力資金投入這方面,搬一車衣服褲子和搬一車書,不一樣;左右五樓走樓梯和推車電梯轎廂,不一樣;乃至細緻到車能否立即開到樓底下,徒步很遠也是有二次收費項。

規範化是產業化的前提條件。

僅有服務平臺搞好規範化以後,提供是相對性一致的,大大減少了多邊認知能力的誤差;實質上服務平臺的核心理念是清除了買賣多邊的資訊的不對稱,提高了買賣高效率。

買賣門檻的降低進一步促進提供,要求彼此與此同時提高,而平臺交易一切一邊的總數提升,也會進一步推動另一邊的發展趨勢,正循環系統的陀螺圖片就轉起來了。

再再加上互聯網技術在甲乙雙方配對上的獨有優點,早期根據貼補降低客戶試錯成本,根據廣告行銷和裂變式遊戲玩法提高佔有率,累加規範化提供產生的高效率提高,服務平臺的買賣訂單數迅速上去。

擁有充足的經營規模,每單平攤的服務平臺總成本愈來愈小,當小於每單的抽成收益時,服務平臺扭虧增盈,逐漸邁向贏利的光明大道。

這也是服務平臺應當掙的錢,的的確確解決了用戶痛點,提升了老師傅收益,穩穩的三贏。

坐到前座上,我便和老師傅小夥閒聊。

小夥看起來很年青,終究要搬著吊物跑來跑去,年齡大了可幹不了這活,尤其是多邊全是攀爬樓房,一趟出來上年齡的一天就廢了。

問了問,較大的有多大?小夥說服務平臺有規定,得在45歲下,想想想,也很有些道理。

然後問小夥,為什麼挑選幹這一,沒考慮到滴滴專車嗎?

小夥答,在北京滴滴專車得有北京車牌,儘管我這小貨車也需要北京車牌,但一套連車帶牌也就十七八萬;但如果是轎車得話,僅是車牌號就需要十幾萬,再再加上購車成本費太高。

此外他幹這方面也是以前跟隨好朋友搞過,感覺好朋友幹著還挺好的,就購買了車也做起唐樓搬屋老師傅來。

搬新家老師傅除開累以外,益處也是有許多的。

對比滴滴打車,她們這一提成占比低,我這個訂單370,他能取得三百多。

並且一個訂單價格高,滴滴專車一趟儘管快,但很有可能就十幾塊錢;他這一一個訂單最少起步費也可以取得150,只需一開業一天基本上的吃吃喝喝即使擁有。

再再加上時間比較隨意,一般是禮拜天忙,本周閑,又分季節性,像如今我這個冬天得話,淡旺季週一到週五也就幾單,很輕輕鬆松,想玩的情況下也可以玩。

高峰期的情況下,儘管累,但一個月較多的情況下也可以掙三萬多,小夥或是很滿足的。

最終談到,在北京浮著誰沒搬過幾回家呢;小夥說別以為自身每天給他人搬新家,自身卻討厭為自己搬新家,不上迫不得已肯定不搬。

原因也非常簡單,給顧客搬新家,只搬不裝包,累雖累,但裝包更不便;最重要的是,給他人搬新家是賺到錢的,自身搬新家一分錢沒有,也有一堆事,煩。
對啊,誰搬新家不煩呢,假如能,誰又想搬新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