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個帶來電影攝影師成千上萬很有可能的“制做魔合”

“的校園廣告讓是我機遇能夠 觸碰到許多我還在拍攝劇情電影時一般不容易採用的硬體設定機器設備——無人飛機、雲台攝像機、互動式拍攝控制系統等。”

 

佐伊·懷特拍攝的的校園廣告

 
影片長片與電視劇集的拍攝有別於企業形象影片製作。儘管2個行業都都有各的專業人員,但很多影片喜劇片和電視劇集攝像師在新項目空隙也會接演的校園廣告。

“的校園廣告讓是我機遇能夠 觸碰到許多我還在拍攝劇情電影時一般不容易採用的硬體設定機器設備——無人飛機、雲台攝像機、互動式拍攝控制系統等。”克里斯多夫·普羅布斯特(ChristopherProbst,ASC,代表作品《心靈獵人》、《天際浩劫》)提及,他的的校園廣告顧客包含蘋果、福克斯體育文化、愛迪達、雷克薩斯和福特汽車。“在近期的拍攝中,我運用LED建築幕牆打造出了很多攝像機內完成的視覺衝擊,並得到在拍攝劇情電影時應用到這種技術性。拍攝的校園廣告讓是我機遇在短期內內迅速試著並習得不一樣的專用工具和技術性。”

電影攝影師佐伊·懷特(ZoëWhite,ACS,代表作品《使女的故事》)對於此事表明認可,她曾為肯德基、任天堂和百事可樂拍攝過的校園廣告,並被《美國電影攝影師雜誌》評選為2019年的影片拍攝新秀之一。

“近期,我應用到一架小小第一視角無人飛機,”她講,“他們速率極快,容積特小——最多一隻小鳥的尺寸。駕駛人員是一名約16歲的澳大利亞青少年,戴著防護眼鏡,極其順暢迅速地實際操作這台機器設備。你能拍攝速度更快到令人震驚的主觀鏡頭,例如天降。我還在的校園廣告中應用的全部新專用工具全是對於我本身專用工具庫的擴展,必需時可應用到劇情電影的拍攝中去。”
 

克里斯多夫·普羅布斯特的車輛拍攝案例

 
2次得到 艾美獎和ASC獎提名的電影攝影師保羅·卡梅隆(PaulCameron,ASC,代表作品《加勒比海盜5:死無對證》、《西部世界》)表明:“的校園廣告令人還有機會提高本身的拍攝水準,並令人還有機會把這種方法應用到下一次拍攝中去。你能不斷地在大拍攝新專案中轉換,時刻維持工作中的情況,充分發揮創造才能。這種全是很難能可貴的機遇。”

“我已經拍了很久的的校園廣告了,它讓是我機遇與不簡單的電影導演協作。”他填補道。“在托尼·斯科特(TonyScott)與我拍《怒火救援》以前,我們倆還為寶馬車輛協作拍攝了一個廣告宣傳,那一次廣告片拍攝,大家基本上是在為那部電影試著各種各樣定義,例如應用手搖式攝像機——大家一邊開了寶馬車臨街疾駛,一邊開啟攝像機的快速門,迅速捕獲拉斯維加斯的燈光效果。

源于2002年寶馬車輛宣傳策劃短視頻《BeattheDevil》的截屏,由保羅·卡梅隆拍攝,托尼·斯科特電影導演。

拍攝的校園廣告,令人還有機會探尋自身在別的拍攝工作上一般沒能試著的造型藝術和技術性核心理念,以後還很有可能會把他們應用到影片或別的新項目中。你要能夠 緊隨領域時尚潮流,與世界各國的出色電影導演協作。可以去不一樣地區拍攝真是棒極了!還有機會在全世界最合適拍攝的地區以最好光源拍攝,確實讓人十分振作。”

針對到全國各地拍攝,普羅布斯特填補道:“在我職業發展的某一環節,我曾在一周半的時間裡來到三個不一樣的大陸和五座大城市。我還在短短的24鐘頭內曾抵達過德國、洛杉磯和紐西蘭南島的某一冰河。站在那片一望無際雪山上,內心想的是,‘剛發生什麼事?’這太瘋狂了,但拍的校園廣告便是會使你還有機會感受這類難以置信的事兒。”

不容置疑,拍攝的校園廣告的一個益處是,他們一般是純視覺效果敘述——圖像即小故事。顧客僅有短短的幾秒的時間來把握住觀眾們的專注力,將商品的正臉品牌形象嵌入她們心裡,而電影攝影師則是創建這類感情與本能反應聯絡的重要。商業服務廣告片拍攝讓電影攝影師還有機會真真正正充分運用本身的想像力,保證每一個介面都滲入某類風韻與藝術美。
 

當今發展趨勢

 
對電影攝影師來講,商業服務廣告片拍攝通常是充分發揮新意的實驗田,她們可以在這裡瞭解全新的拍攝專用工具和技術性。
 

克里斯多夫·普羅布斯特的車輛拍攝案例

 
佐伊·懷特:每一個廣告影片製作都不盡相同。有時候,他們有齊備的分鏡頭劇本,電影導演只需照腳本製作拍攝,由於顧客要想的是按腳本製作逐幀展現的介面。但有時候電影導演也會被授予更高的隨意,能夠 在現場充分發揮,拍攝一些出乎意料的意外驚喜攝像鏡頭。

就拍攝發展趨勢來講,我見過很多轉動的攝像機健身運動,即緊緊圍繞攝像鏡頭後軸轉動。如今有一些機器設備,如阿萊的Trinity,上邊有一個能夠 360度轉動的機器設備。我還在拍攝某一廣告宣傳時採用過它,之後不僅一位電影導演專業跑來跟我說:“你是怎麼拍的?我們可以那樣拍嗎?”我近期許多拍攝都僅僅用手持穩定器推進器來拍一下角色,隨後在拍攝全過程中尋找有關健身運動和音樂節拍的成份。

保羅·卡梅隆:我一入門便拍攝了很多汽車宣傳廣告,之後在拍攝劇情電影和電視連續劇的空隙再次拍這種廣告宣傳。我印證了車輛拍攝的巨大變化。在20新世紀90時代初,大家拍的是車輛商品的雅致美觀大方,根據在車上方空架平面圖(極大的返光材料),每一次都能拍出來極致的鏡面玻璃修容樣子。我與肯·費希爾(KenFisher)一同打造出了FisherLight,我們在拍攝現場根據工程建築起重設備把燈架在車輛上邊。我們要在零晨3點半醒來,趕來拍攝地,為捕獲黎明曙光拍攝做準備,隨後在中午歇息閉目養神,以後再回來拍攝日落的光源。現如今,大量是有關當然生活狀態的攝影風格。顧客期待在晌午的陽光底下拍攝,以展現車輛的極致顏色,使其看上去更“真正”。

20新世紀90時代末,我還在洛杉磯市區的河道上為奧迪拍攝了一個廣告宣傳,電影導演說:“我覺得讓打在該輛車裡的光看見像流動性的液態水銀。”因此我還在兩部工程建築起重設備中間拉了120英寸長的銀白色閃亮面料,並在起重設備上安裝了極大的動畫特效散熱風扇,然後吹開面料,產生波浪紋,隨後將四五個7K氙氣燈打進左右搖晃著的閃亮面料上。果真,車的修容看起來猶如液態水銀。這確實帥炸天了!

那一個分外追求完美打磨拋光度的車輛商業服務產品攝影要我得到 了拍攝影片《極速60秒》的機遇。我將一樣的技術性應用到這部影片中,運用他們來點亮“伊琳諾”(一輛經典復古時尚的福特謝爾比野馬)。
 

拍出“電影感”

 
拍攝的校園廣告的電影攝影師從顧客那邊獲得的主要規定之一經常是“拍出電影感”。但這到底代表什麼意思呢?

懷特:這個問題問得好。的校園廣告顧客會明確提出那樣的規定,我覺得這是由於她們期待自身正見到是一部溫暖迷人的電影中的情景。

也許它是一種更“個性化”的攝影風格。其選用觀查的方法拍攝,或許還必須一些手執拍攝。也很有可能用更溫和的攝像鏡頭、較低的飽和度和不張揚打光,隨後在中後期多方面電影感的LUT和膠捲顆粒物實際效果,健全全部介面展現出去的實際效果。拍攝內容亦很有可能大量是根據人物角色的敘述,而不是概念設計技術性或商品解讀。有時候則會是以上全部設計風格的融合。

克里斯多夫·普羅布斯特:基本上我全部的拍攝都是在朝影片的方位發展趨勢。

在技術性方面上,我覺得是一些介面特性構建出了一種電影感,例如偏淺的景深效果、氣氛、總體飽和度、燈源塑型等。當大家談及“電影感”,並不是指許多的校園廣告所展現的正臉布光、光亮清楚的介面,只是指一種不張揚的代入感、黑影有特殊的樣子、有營造感的主光、溫和的led背光、有濃煙氣氛、鏡頭光暈和大量具備造型藝術感的構圖法。“電影感”還可以指特殊的螢幕高寬比,比1.78∶1(16∶9)還需要寬一點,再加上寬銀幕黑框遮幅,或用寬銀幕形變攝像鏡頭拍攝(即便很有可能一片為16∶9),進而得到 這類電影感的散景實際效果。這種全是令人覺得更像影片的介面層次感。

卡梅隆:電影感最先與打光相關,隨後才算是攝像鏡頭。我將“電影感”相當於“感情”。大家很有可能會用復古時尚寬銀幕形變攝像鏡頭拍攝的校園廣告,隨後將介面高寬比取成16:9或相近的占比。很多人會在拍戲現場搭起俄羅斯臂,沖到一輛車前,繞著它拍一圈,隨後讓車絕塵而去。但我一想起“電影感”,腦海中裡閃過的是更慎重考慮的內容。我將車停在介面中,用適合的光源拍攝,讓它維持當然和真正的情況。對我來說,這就是電影感。

普羅布斯特:除此之外,你能把這種推倒非常極致的水準。的校園廣告中的電影語言要盡可能簡約——只有根據好多個介面來傳遞全部小故事——因而在攝像鏡頭內注漿的視覺效果內容要盡可能頗具感情,要能給觀眾們傳送一種覺得。想像一下,一對夫妻在麥地野炊,她們躺在高高地草叢裡中,仰望星空,享有來源於太陽漂亮而璀璨的光輝。單是這一介面就能給人一種追憶和復古之情;而它被爛漫化與浮誇化也是由於要在最少的時間內傳送這類體會。儘管不能用滿介面明顯暈光的方法來拍攝這部影片,但用這類方法來拍攝一整個的校園廣告是能夠 被接納的。這就是在縮小的時間內授予事情“電影感”。
 

多種多樣檔案格式

 
時下拍攝的校園廣告的另一個發展趨勢,是以多種多樣高寬比檔案格式與此同時開展寫作,來達到觀眾們用電視機、手機上堅屏及其Instagram等應用軟體的正方形檔案格式收看。以多種多樣高寬比檔案格式寫作的定義並不新鮮——電影攝影師常常被規定與此同時為寬螢幕的影院播映和4:3的電視畫面檔案格式拍攝——但近些年,因為必須給予有利於手機上消費的內容,此項工作中已複雜化起來。它驅使電影攝影師挑選難堪的構圖法。

普羅布斯特:大家常常必須遭遇多種多樣檔案格式——16∶9、9∶16和1∶1全是最普遍的。我就用RedMonstro攝像機拍攝時,有專業的方法來解決這類檔案格式難題。

由食品類攝像師詹寧·德懷爾(JennineDwyer)拍攝,詳盡展現了普羅布斯特的多種多樣高寬比構圖法。

由於我能拍攝8K視頻,所以我運用全部8K感應器來在介面中心一部分捕獲裁剪成9∶16的圖像。隨後為了更好地1∶1的構圖法,將素材圖片裁剪到7K,但中心一部分不會改變。

最終,為了更好地16∶9的檔案格式,再將其裁剪到6K。這在圖像資訊內容便捷,幫我在解決4K介面給予了充足的寫作室內空間,或是更普遍的是2K。假如拍攝的是16∶9的全螢幕解析度檔案格式,那麼9∶16的檔案格式所有著的圖像中心一部分就不大。假如用(阿萊)Alexa的攝像機以3.2K(3200×1800)的清晰度拍攝16∶9的全螢幕解析度檔案格式,那麼9∶16的檔案格式所相匹配的清晰度便會是貼近超清的1013×1800。假如用全部8K感應器以超清(16∶9)方式拍攝,那麼9∶16的檔案格式所相匹配的清晰度是2430×4320,而16∶9則為5760×3240。這為視頻後期製作給予了大量的圖像資訊內容。

普羅布斯特在此次產品攝影中應用了桌面上商品攝影技巧。

除此之外,因為我僅用6K拍攝16:9的主介面,因而緊緊圍繞介面中心一部分會出現一定的安全性地區,保證拍攝全過程中介面不會受到一切畫外事情的危害。在每一個新項目逐漸時,我都是會首先為中後期精英團隊拍攝一個采景圖,向組員展現每一種檔案格式的圖像裁剪,使大夥兒在單獨圖像裡能更非常容易地充分發揮想像並保證拍攝多種多樣檔案格式。

另一種方式 是按自身要想的方法拍攝圖像,以後再去解決檔案格式難題,但中後期精英團隊嘗試根據橫搖縱搖的方式 從主構圖法地區的某點裁取,這一般而言算得上一種讓步。唯一必須留意的是,你得清晰在全部中畫幅拍攝中有充足多的頭頂部和足部室內空間來容下9∶16的影像檔格式。而用Monstro那樣的高清晰度感應器拍攝,既能確保充足的螢幕解析度,與此同時還能夠完成全部檔案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