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部按摩治療老伴失憶

我老伴不胖不瘦,中等身材,雖年已望八十,但身體硬朗,勤勞儉樸,還樂意下廚房。

2012 年春暖花開的季節,一天上午,老伴在樓上的廚房裡把我剛買來的新鮮魚洗乾淨後,我就把它拿到了樓下的廚房裡,準備在那裡煎魚。過了一會兒,我對他說:“你可以到樓下去煎魚了。”“哪來的魚?”“你剛洗過魚。”“我沒有洗過魚。”看情況和他說不清楚,於是我和他一起下樓去看,他見了魚才無話可說。

過了一個多星期,年輕的保潔員來了。平時我們一般讓她洗衣服、擦地板,而這天我叫她去買了蔬菜。當時老伴也在場,還說少買一點,這樣每次可以吃新鮮蔬菜。可是不久後當我提起保潔員之事時,他卻說自己沒見到保潔員。

之前他第一次短暫失憶的狀況我沒有重視,這第二次我立即警覺起來,感到問題嚴重。我知道這可能是老年癡呆症的前兆。那天晚上,我很快採取措施,給他進行頭部按摩。

我讓他坐在靠背椅子上,自己站在他面前,兩手掌心捂住他的雙耳,手指都搭在他的後腦部位,每只手的食指放於中指上,然後用力滑下敲擊他的腦部,敲擊18 下停一停,再敲18 下再停一停,連續6 次,共108 下。

這是我與同伴們在廣場上晨練時,練習的八段功中一個動作。另外還有健耳的動作,我也給他做了,但他說不舒服,就沒繼續。但上述這個提神醒腦動作我感覺一定要做,至於敲幾下是我獨創的。

接下去,十指撐開,用手指尖隨意滿頭敲擊,輕重適度,這也是為了刺激腦神經。

這個方法則是我聽說的。有一天我在商店購物時,無意中聽到翁老伴年輕、能幹的老婆說,她老公五十幾歲的年紀還像三十多歲那樣靈活。有一日我碰見了談吐風趣、走路飛快的翁老伴,我就問他:“你為什麼腦子這麼靈活呢?”他認真又笑嘻嘻地做給我看:“有空的時候就這樣,用10 個手指尖,滿頭敲擊。”方法就這樣學來了。

2003 年11 月時, 我回老家探親,到老家一個星期後,我想起要寄一包老家的土特產給上海松江一位交往了幾十年的好友。為了到郵局方便填寫,我事先在家中寫一張同事在上海松江的位址字條,包括門牌號碼、郵遞區號。可是寫來寫去寫不清楚,我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如從前好用了。所以從那天起,我就堅持做上面提到的這些動作,自己每天做一次,直到現在。我如今頭腦清晰、反應靈敏,看書、看報、寫文章都沒有問題。

這些頭部按摩的動作簡單、易操作,無病可防病,有病可治病。不必花錢看醫生,不用吃藥打針,沒有痛苦,堅持下去也有一定效果。我不知道如果不做了,症狀會不會復發。但我本來就有好學的習慣,有耐心又細心,加上人到老年有的是時間,所以很樂意這麼做。我已經這樣做了十幾年,還在繼續下去。

按理說這些事情應該本人自己去做,因為手勢更順,可是我老伴不願意,我只有代勞。我聽說,家有老年癡呆症的病人日子不好過, 病人本人不知道,可苦了身邊的親人。所以我堅持早晚都認真幫他各做一次頭部按摩,他的遺忘自此後沒有復發。

2014 年我們搬了3 次家,都由同一個搬家公司幫忙搬。最後一次搬家時,年輕的老闆一定要我坐在副駕駛室裡,當時車上有兩個家人和兩個搬運工。他當著大家對我說:“您看起來頭髮白了,聲音聽起來卻很年輕,像您這樣上了歲數腦子還這麼靈活的,我沒有見到過。”我一聽當然高興了,就告訴他:“腦子靈活歸功於天天去觀塘按摩頭部。我很看重生活品質,沒有品質的生活,長壽有何用?”

兩個月前,我接到一位元朋友打來的電話,說有個同事的父親一直以來身體不錯,也經常出去活動,可是最近出現了短暫失憶的情況,做事情摸不著頭腦,出去買東西,到了商店裡就不知道買什麼了,常空手回來。他擔心再這樣下去,他父親恐怕哪天出門去回不了家了。我馬上告訴她上面的方法,讓他同事試一試。可惜後來得知,他們根本做不到,病人自己糊塗不會做,清醒時不高興做,家人也不方便幫忙。因為這位朋友的父親和母親已經分居,就看他能否接受其他人的幫助。當然,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救自己,自己不救自己,又拒絕他人的援手,那只好聽天由命。

我的經驗是,這種治療方法只有朝夕相處的身邊人才能做到。但是我又想,不一定要早上和晚上,另外的時間也可以,只要每天做兩次,這樣一來很多人也就能辦到了。

古話說,事事留心皆學問。我學問不多,但事事還算留心,所以有一些小病痛都可以自己解決頸痛治療。現在不是流行說“最好的醫生是自己”嗎?這話很有道理。讀者如果遇到類似情況,還是應該先看醫生,此後才可嘗試一下我的方法。

專家點評

本文通過作者自己的親身經歷,向大家推薦了一個很好的保健方法。

中醫認為,頭為諸陽之會,經絡循行中的陽經有足太陽膀胱經、足陽明胃經、足少陰膽經、手太陽小腸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其中,足三陽經起源於頭上,走向下肢末梢;手三陽經起源於手指末梢,走向結束在頭部。做頭部按摩,對身體是有很多好處的,尤其可以用於一些與腦功能相關的疾病和症狀,按摩對癡呆的治療作用也可見於臨床報導。

大家都知道,阿爾茨海默病通常隱匿起病,呈現漸進加重的發展過程。早期可以表現為記憶減退或其他非記憶減退的症狀。而以記憶減退為主要表現的患者來就診時,往往不能說清發病的具體時間,經常是回顧性的發現記憶減退出現在數年之前,常不易引起家屬或本人的重視。就診時,除記憶力受損外,患者經常還會有學習和保存新知識的能力下降等其他表現,有些如注意力、執行能力、語言能力和視空間能力等,也可出現輕度受損,早期一般不影響日常生活能力,可以通過神經心理學檢查發現這些早期的表現。

本例患者出現的一過性失憶,雖然也是記憶功能受損,但這種失憶與我們常見的癡呆早期的隱匿起病、漸進加重有所不同,而是一種“突然發生,突然痊癒”的表現。如果考慮為癡呆早期的話,可以通過神經心理學測評來進一步確認患者是否確實持續存在認知方面的障礙。

同時,需要警惕另一種腦部疾患—短暫性腦缺血發作:局部的腦缺血可以導致突發短暫性、可逆性神經功能障礙。發作一般持續數分鐘,通常在30 分鐘內完全恢復,超過2 小時常遺留輕微神經功能缺損表現,傳統的短暫性腦缺血發作定義時限為24 小時內恢復。

當短暫腦缺血的部位位於記憶相關腦區時,就會有類似的一過性失憶發生,表現為短暫性完全遺忘,記憶力全部喪失,但神志清楚,說話書寫及計算能力保持良好,短時可以恢復如常。一旦症狀頻繁發生或持續時間長,會最終導致相關腦區的缺血梗死灶的出現,如果發生此類症狀的患者存在腦血管危險因素時,更應引起重視,建議患者儘快往醫院就診。